首页 > 正文
北京蛋白线面部提升怎么做,北京面部提拉谁做的好,北京兰州面部提生处邹那做的好

蛋白埋线提升效果哪里好,北京怎么除脸上的皱纹,北京韩国整容埋线面部提升,北京打除皱后,脸部有啥反应,北京做缤诺丝脸部提升多少钱,北京中面部提升术会维持几年,北京太瘦面部皮肤松弛鱼尾纹,北京脸部紧致提升图片,脸部松弛提升变化效果,北京怎么样才能去皱纹

  原标题:机器人“关节”中国造,苏州草根公司逼得日本垄断企业节节败退

  10月25日,人类历史上迎来首位机器人公民,一位名叫索菲娅(Sophia)的机器人被授予沙特公民身份。未来,已来。有网友感慨,一个新的时代已然来临。

▲机器人索菲娅。图据网络

  几天前,瑞士自动化巨头ABB集团首席执行官史毕福(Ulrich Spiesshofer)曾对美国财经媒体CNBC直言,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。

  而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,国产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为32.7%。也即,国内67.3%的机器人市场被少数几家外国巨头占有。

  但现在,这一切正在扭转。据工信部最新消息,2017年1-9月,中国仅工业机器人产量就达到了95351台(套),同比增长69.4%。其中,9月当月产量为13085台(套),比上年同月增长103.2%。

  中国机器人在逐渐告别“舶来品”。

  在机器人的构成中,减速器是最核心的部件,成本占比也最高,可达35%。目前,应用于机器人领域的减速器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RV减速器,另一种是谐波减速器。前者因具有更高的刚度和回转精度,一般被放置在大臂、肩部等重负载位置;而后者则被放置在小臂及手腕部。

  然而,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间,日本企业几乎在全球范围内垄断了减速器的核心技术。

  5年前,在江苏苏州,随着一家科技企业的崛起,日产谐波减速器逐渐在中国“失宠”,从100%的市场占有率,逐渐败退至30%。更重要的是,国内谐波减速器的价格“跳水”达30%-40%。

▲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外景。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今年9月,这家名叫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(苏州绿的)的企业曾备受关注。以至于,央视以《中国这座江南小镇,竟掌控着全球机器人的“灵魂”!》为题,对其进行报道。

  它为何会成功?

  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  这个企业并不是特别有名,在苏州街头,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。

  但从1999年开始,它就扎根太湖旁。苏州绿的副总经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公司做代工起家。早在2003年那会儿,他们的客户中就有ABB这样的国际巨头。

  “但在整个产业链中,代工是最低端的。”李谦承认,做代工的含金量的确不高。他摊手苦笑,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▲李谦 受访者供图

  当时,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即已认识到,这并非长久之计。他说,他看到了,代工将是一片红海,竞争太大,极易被取代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们听到,国际巨头ABB的工作人员对日本公司高度垄断谐波减速器的做法有些怨言。

  谐波齿轮减速器就这样进入了苏州绿的的视野。于是,他们从技术团队中抽调了3人,组成研发小组,先行做理论研发。而李谦就是其中一人。

  但直到2006年的一天,公司的几位高层终于意识到,不得不立刻做些什么,才能让自己站稳脚跟。

  李谦直言,那天发生的事对于他们几人刺激极大。

  事情发生在一位欧洲客户身上。这是一位离心机制造商,其产品的核心部件是润滑系统,1根轴,3个零件。当时,苏州绿的已经承接了零件的加工。这位客户又准备将轴也交由苏州绿的加工。

  “我们的报价仅1000元(人民币),而欧洲那边是1000欧元。而且,经过测试,我们的样品质量很好。”

  但客户的最终选择却令李谦意外,“他们没将订单交给我们。”

  这多少令人沮丧,“我们就去问,为什么?”

  对方的回答,令李谦无法辩驳。“他们说,你们已经负责了3个零件,如果将轴也交给你们做,那么高速离心机的核心技术你们都掌握了。稍加改造后,还可以浓缩铀。”

  “这件事对我们的刺激非常大。但这也坚定了我们做自己品牌的决心。”

  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路在何方?这个问题横在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面前。

  有人建议,应该仿制日本的产品。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如果靠模仿就能成功,聪明人多了去了,跟我们也没关系。日本全球垄断三四十年,不是轻易模仿和拷贝就能做出来的。”

  最后,他们决定,要自己趟出一条路来。

  那个时候,因为从事代工行业,李谦等人对谐波减速器并不陌生。

  “减速器是机器人的核心部件,在机器人成本中,它占比最大,约有35%。只要能动的地方,就有减速器。电机与减速器组合,形成机器人的关节。减速器可以将电机的转速降低,也能提升电机的承载力。否则一个指头都可以将电机抓住。但2013年前,这个减速器是被日本的企业在全球垄断。”

  李谦说,机器人产业伴随着汽车工业而来。与谐波减速器相对的是RV减速器。前者相当于人手上的关节,体积小、重量轻,而且精度高;后者相当于人脚上的关节,载力强。与汽车工业配套的,都是大型机器人,均使用RV减速器。

▲工人在操作机器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2003年之前,RV减速器市场占比达85%。但之后,这样的局面开始发生变化。“汽车行业机器人市场趋于饱和,除了中国,国外基本是存量市场。”机器人产业开始朝着小型化的方向走去。

  但谐波减速器却被日企在全球范围内长期垄断,甚至连欧洲的一些自动化巨头都受制于日本企业。

  “国内机器人企业拿到谐波减速器的价格和欧洲的都没法比,更何况日本。差价达两三倍。”李谦举例,“我们拿到手1万,国际上才两三千。”

  于是,苏州绿的在步入红海时又踏入了一片蓝海。李谦重复,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此后,苏州绿的不断将每年代工的利润“砸”向谐波减速器的研发。

  终于,在2009年年底,苏州绿的生产出首部样机。

▲谐波减速器生产线之一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第二年,苏州绿的的产品性能即已达到库卡、ABB等国际机器人巨头的标准。2012年,苏州绿的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首次推向市场。

  其实,在研发阶段,部分国际机器人公司已经“盯”上了苏州绿的,“他们注意到了我们的专利。所以,主动来接触。”上市当年即售出数百台。

  李谦坦言,2014年是苏州绿的的关键一年。这年,《机器人用谐波齿轮减速器》开始实施。这是国内首个机器人零部件的国家标准,而苏州绿的是主要起草者。

  同时,“我们生产的减速器通过了3家国外机器人制造企业2万小时寿命的精度测试。而及格线是6000个小时。”

  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  2015年,创业十三年后,这家科技公司生产的减速器终于“断奶”,实现收支平衡,并开始走向盈利。

  去年,苏州绿的自主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销量已突破6万台。目前,这一数字仍在激增,“订单已经排到年底,产多少就能销多少。现在,我们是卖方市场。”

  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代工的利润10个点都不到,但有了自己的品牌,百分之四五十的利润很轻松,预计今年的营收会突破2个亿。只是,前期的投入巨大。十三年,我们投了2个多亿。尤其从2006年开始,代工的利润全部投到研发,平均每年有一两千万。”

  苏州绿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,其主阵地仍是国内市场,其中华东、华南地区占比80%。“今年,预计有15%产品销往国外。”

▲苏州绿的公司外面的指示路牌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然而,RV减速器仍主要依赖进口。去年5月,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(2016版)》,足够令中国机器人产业惊醒。因为,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仍以中低端产品为主,大多为三轴和四轴机器人,国产六轴工业机器人占比不足10%。

  减速器等机器人核心部件仍在扯这个行业的“后腿”。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目前,苏州绿的的产能仅10万余台。同时在建新厂,预计明年投产,会新增50万台的产能。但其日本“冤家”也在扩产,“或会达到120万台左右。”

  不过,在李谦看来,与日本企业相比,“我们走得更加深入。日本推出新品需要两到三年,而我们只需半年。从销量来看,在谐波减速器领域,苏州绿的中国第一,世界第二。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超60%。虽然全球有多家企业同样在生产谐波减速器,但主要用于军品和国家项目,暂时还达不到机器人谐波减速器的要求。”

  回首来时路,李谦若有所思,“最关键的是走了原创的路。”

  他说,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机器人“关节”中国造,苏州草根公司逼得日本垄断企业节节败退

  10月25日,人类历史上迎来首位机器人公民,一位名叫索菲娅(Sophia)的机器人被授予沙特公民身份。未来,已来。有网友感慨,一个新的时代已然来临。

▲机器人索菲娅。图据网络

  几天前,瑞士自动化巨头ABB集团首席执行官史毕福(Ulrich Spiesshofer)曾对美国财经媒体CNBC直言,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。

  而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,国产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为32.7%。也即,国内67.3%的机器人市场被少数几家外国巨头占有。

  但现在,这一切正在扭转。据工信部最新消息,2017年1-9月,中国仅工业机器人产量就达到了95351台(套),同比增长69.4%。其中,9月当月产量为13085台(套),比上年同月增长103.2%。

  中国机器人在逐渐告别“舶来品”。

  在机器人的构成中,减速器是最核心的部件,成本占比也最高,可达35%。目前,应用于机器人领域的减速器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RV减速器,另一种是谐波减速器。前者因具有更高的刚度和回转精度,一般被放置在大臂、肩部等重负载位置;而后者则被放置在小臂及手腕部。

  然而,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间,日本企业几乎在全球范围内垄断了减速器的核心技术。

  5年前,在江苏苏州,随着一家科技企业的崛起,日产谐波减速器逐渐在中国“失宠”,从100%的市场占有率,逐渐败退至30%。更重要的是,国内谐波减速器的价格“跳水”达30%-40%。

▲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外景。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今年9月,这家名叫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(苏州绿的)的企业曾备受关注。以至于,央视以《中国这座江南小镇,竟掌控着全球机器人的“灵魂”!》为题,对其进行报道。

  它为何会成功?

  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  这个企业并不是特别有名,在苏州街头,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。

  但从1999年开始,它就扎根太湖旁。苏州绿的副总经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公司做代工起家。早在2003年那会儿,他们的客户中就有ABB这样的国际巨头。

  “但在整个产业链中,代工是最低端的。”李谦承认,做代工的含金量的确不高。他摊手苦笑,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▲李谦 受访者供图

  当时,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即已认识到,这并非长久之计。他说,他看到了,代工将是一片红海,竞争太大,极易被取代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们听到,国际巨头ABB的工作人员对日本公司高度垄断谐波减速器的做法有些怨言。

  谐波齿轮减速器就这样进入了苏州绿的的视野。于是,他们从技术团队中抽调了3人,组成研发小组,先行做理论研发。而李谦就是其中一人。

  但直到2006年的一天,公司的几位高层终于意识到,不得不立刻做些什么,才能让自己站稳脚跟。

  李谦直言,那天发生的事对于他们几人刺激极大。

  事情发生在一位欧洲客户身上。这是一位离心机制造商,其产品的核心部件是润滑系统,1根轴,3个零件。当时,苏州绿的已经承接了零件的加工。这位客户又准备将轴也交由苏州绿的加工。

  “我们的报价仅1000元(人民币),而欧洲那边是1000欧元。而且,经过测试,我们的样品质量很好。”

  但客户的最终选择却令李谦意外,“他们没将订单交给我们。”

  这多少令人沮丧,“我们就去问,为什么?”

  对方的回答,令李谦无法辩驳。“他们说,你们已经负责了3个零件,如果将轴也交给你们做,那么高速离心机的核心技术你们都掌握了。稍加改造后,还可以浓缩铀。”

  “这件事对我们的刺激非常大。但这也坚定了我们做自己品牌的决心。”

  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路在何方?这个问题横在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面前。

  有人建议,应该仿制日本的产品。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如果靠模仿就能成功,聪明人多了去了,跟我们也没关系。日本全球垄断三四十年,不是轻易模仿和拷贝就能做出来的。”

  最后,他们决定,要自己趟出一条路来。

  那个时候,因为从事代工行业,李谦等人对谐波减速器并不陌生。

  “减速器是机器人的核心部件,在机器人成本中,它占比最大,约有35%。只要能动的地方,就有减速器。电机与减速器组合,形成机器人的关节。减速器可以将电机的转速降低,也能提升电机的承载力。否则一个指头都可以将电机抓住。但2013年前,这个减速器是被日本的企业在全球垄断。”

  李谦说,机器人产业伴随着汽车工业而来。与谐波减速器相对的是RV减速器。前者相当于人手上的关节,体积小、重量轻,而且精度高;后者相当于人脚上的关节,载力强。与汽车工业配套的,都是大型机器人,均使用RV减速器。

▲工人在操作机器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2003年之前,RV减速器市场占比达85%。但之后,这样的局面开始发生变化。“汽车行业机器人市场趋于饱和,除了中国,国外基本是存量市场。”机器人产业开始朝着小型化的方向走去。

  但谐波减速器却被日企在全球范围内长期垄断,甚至连欧洲的一些自动化巨头都受制于日本企业。

  “国内机器人企业拿到谐波减速器的价格和欧洲的都没法比,更何况日本。差价达两三倍。”李谦举例,“我们拿到手1万,国际上才两三千。”

  于是,苏州绿的在步入红海时又踏入了一片蓝海。李谦重复,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此后,苏州绿的不断将每年代工的利润“砸”向谐波减速器的研发。

  终于,在2009年年底,苏州绿的生产出首部样机。

▲谐波减速器生产线之一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第二年,苏州绿的的产品性能即已达到库卡、ABB等国际机器人巨头的标准。2012年,苏州绿的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首次推向市场。

  其实,在研发阶段,部分国际机器人公司已经“盯”上了苏州绿的,“他们注意到了我们的专利。所以,主动来接触。”上市当年即售出数百台。

  李谦坦言,2014年是苏州绿的的关键一年。这年,《机器人用谐波齿轮减速器》开始实施。这是国内首个机器人零部件的国家标准,而苏州绿的是主要起草者。

  同时,“我们生产的减速器通过了3家国外机器人制造企业2万小时寿命的精度测试。而及格线是6000个小时。”

  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  2015年,创业十三年后,这家科技公司生产的减速器终于“断奶”,实现收支平衡,并开始走向盈利。

  去年,苏州绿的自主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销量已突破6万台。目前,这一数字仍在激增,“订单已经排到年底,产多少就能销多少。现在,我们是卖方市场。”

  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代工的利润10个点都不到,但有了自己的品牌,百分之四五十的利润很轻松,预计今年的营收会突破2个亿。只是,前期的投入巨大。十三年,我们投了2个多亿。尤其从2006年开始,代工的利润全部投到研发,平均每年有一两千万。”

  苏州绿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,其主阵地仍是国内市场,其中华东、华南地区占比80%。“今年,预计有15%产品销往国外。”

▲苏州绿的公司外面的指示路牌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然而,RV减速器仍主要依赖进口。去年5月,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(2016版)》,足够令中国机器人产业惊醒。因为,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仍以中低端产品为主,大多为三轴和四轴机器人,国产六轴工业机器人占比不足10%。

  减速器等机器人核心部件仍在扯这个行业的“后腿”。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目前,苏州绿的的产能仅10万余台。同时在建新厂,预计明年投产,会新增50万台的产能。但其日本“冤家”也在扩产,“或会达到120万台左右。”

  不过,在李谦看来,与日本企业相比,“我们走得更加深入。日本推出新品需要两到三年,而我们只需半年。从销量来看,在谐波减速器领域,苏州绿的中国第一,世界第二。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超60%。虽然全球有多家企业同样在生产谐波减速器,但主要用于军品和国家项目,暂时还达不到机器人谐波减速器的要求。”

  回首来时路,李谦若有所思,“最关键的是走了原创的路。”

  他说,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机器人“关节”中国造,苏州草根公司逼得日本垄断企业节节败退

  10月25日,人类历史上迎来首位机器人公民,一位名叫索菲娅(Sophia)的机器人被授予沙特公民身份。未来,已来。有网友感慨,一个新的时代已然来临。

▲机器人索菲娅。图据网络

  几天前,瑞士自动化巨头ABB集团首席执行官史毕福(Ulrich Spiesshofer)曾对美国财经媒体CNBC直言,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。

  而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,国产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为32.7%。也即,国内67.3%的机器人市场被少数几家外国巨头占有。

  但现在,这一切正在扭转。据工信部最新消息,2017年1-9月,中国仅工业机器人产量就达到了95351台(套),同比增长69.4%。其中,9月当月产量为13085台(套),比上年同月增长103.2%。

  中国机器人在逐渐告别“舶来品”。

  在机器人的构成中,减速器是最核心的部件,成本占比也最高,可达35%。目前,应用于机器人领域的减速器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RV减速器,另一种是谐波减速器。前者因具有更高的刚度和回转精度,一般被放置在大臂、肩部等重负载位置;而后者则被放置在小臂及手腕部。

  然而,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间,日本企业几乎在全球范围内垄断了减速器的核心技术。

  5年前,在江苏苏州,随着一家科技企业的崛起,日产谐波减速器逐渐在中国“失宠”,从100%的市场占有率,逐渐败退至30%。更重要的是,国内谐波减速器的价格“跳水”达30%-40%。

▲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外景。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今年9月,这家名叫苏州绿的谐波传动科技有限公司(苏州绿的)的企业曾备受关注。以至于,央视以《中国这座江南小镇,竟掌控着全球机器人的“灵魂”!》为题,对其进行报道。

  它为何会成功?

  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  这个企业并不是特别有名,在苏州街头,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。

  但从1999年开始,它就扎根太湖旁。苏州绿的副总经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公司做代工起家。早在2003年那会儿,他们的客户中就有ABB这样的国际巨头。

  “但在整个产业链中,代工是最低端的。”李谦承认,做代工的含金量的确不高。他摊手苦笑,“一个零件,到了欧洲,他们如果能卖10元,我们只能收1到3元。”

▲李谦 受访者供图

  当时,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即已认识到,这并非长久之计。他说,他看到了,代工将是一片红海,竞争太大,极易被取代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们听到,国际巨头ABB的工作人员对日本公司高度垄断谐波减速器的做法有些怨言。

  谐波齿轮减速器就这样进入了苏州绿的的视野。于是,他们从技术团队中抽调了3人,组成研发小组,先行做理论研发。而李谦就是其中一人。

  但直到2006年的一天,公司的几位高层终于意识到,不得不立刻做些什么,才能让自己站稳脚跟。

  李谦直言,那天发生的事对于他们几人刺激极大。

  事情发生在一位欧洲客户身上。这是一位离心机制造商,其产品的核心部件是润滑系统,1根轴,3个零件。当时,苏州绿的已经承接了零件的加工。这位客户又准备将轴也交由苏州绿的加工。

  “我们的报价仅1000元(人民币),而欧洲那边是1000欧元。而且,经过测试,我们的样品质量很好。”

  但客户的最终选择却令李谦意外,“他们没将订单交给我们。”

  这多少令人沮丧,“我们就去问,为什么?”

  对方的回答,令李谦无法辩驳。“他们说,你们已经负责了3个零件,如果将轴也交给你们做,那么高速离心机的核心技术你们都掌握了。稍加改造后,还可以浓缩铀。”

  “这件事对我们的刺激非常大。但这也坚定了我们做自己品牌的决心。”

  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路在何方?这个问题横在李谦和公司其他负责人面前。

  有人建议,应该仿制日本的产品。但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如果靠模仿就能成功,聪明人多了去了,跟我们也没关系。日本全球垄断三四十年,不是轻易模仿和拷贝就能做出来的。”

  最后,他们决定,要自己趟出一条路来。

  那个时候,因为从事代工行业,李谦等人对谐波减速器并不陌生。

  “减速器是机器人的核心部件,在机器人成本中,它占比最大,约有35%。只要能动的地方,就有减速器。电机与减速器组合,形成机器人的关节。减速器可以将电机的转速降低,也能提升电机的承载力。否则一个指头都可以将电机抓住。但2013年前,这个减速器是被日本的企业在全球垄断。”

  李谦说,机器人产业伴随着汽车工业而来。与谐波减速器相对的是RV减速器。前者相当于人手上的关节,体积小、重量轻,而且精度高;后者相当于人脚上的关节,载力强。与汽车工业配套的,都是大型机器人,均使用RV减速器。

▲工人在操作机器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2003年之前,RV减速器市场占比达85%。但之后,这样的局面开始发生变化。“汽车行业机器人市场趋于饱和,除了中国,国外基本是存量市场。”机器人产业开始朝着小型化的方向走去。

  但谐波减速器却被日企在全球范围内长期垄断,甚至连欧洲的一些自动化巨头都受制于日本企业。

  “国内机器人企业拿到谐波减速器的价格和欧洲的都没法比,更何况日本。差价达两三倍。”李谦举例,“我们拿到手1万,国际上才两三千。”

  于是,苏州绿的在步入红海时又踏入了一片蓝海。李谦重复,“如果我们继续做代工,竞争会越来越大,远大于谐波减速器的竞争。”

  此后,苏州绿的不断将每年代工的利润“砸”向谐波减速器的研发。

  终于,在2009年年底,苏州绿的生产出首部样机。

▲谐波减速器生产线之一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第二年,苏州绿的的产品性能即已达到库卡、ABB等国际机器人巨头的标准。2012年,苏州绿的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首次推向市场。

  其实,在研发阶段,部分国际机器人公司已经“盯”上了苏州绿的,“他们注意到了我们的专利。所以,主动来接触。”上市当年即售出数百台。

  李谦坦言,2014年是苏州绿的的关键一年。这年,《机器人用谐波齿轮减速器》开始实施。这是国内首个机器人零部件的国家标准,而苏州绿的是主要起草者。

  同时,“我们生产的减速器通过了3家国外机器人制造企业2万小时寿命的精度测试。而及格线是6000个小时。”

  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  2015年,创业十三年后,这家科技公司生产的减速器终于“断奶”,实现收支平衡,并开始走向盈利。

  去年,苏州绿的自主生产的谐波减速器销量已突破6万台。目前,这一数字仍在激增,“订单已经排到年底,产多少就能销多少。现在,我们是卖方市场。”

  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“代工的利润10个点都不到,但有了自己的品牌,百分之四五十的利润很轻松,预计今年的营收会突破2个亿。只是,前期的投入巨大。十三年,我们投了2个多亿。尤其从2006年开始,代工的利润全部投到研发,平均每年有一两千万。”

  苏州绿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,其主阵地仍是国内市场,其中华东、华南地区占比80%。“今年,预计有15%产品销往国外。”

▲苏州绿的公司外面的指示路牌 。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然而,RV减速器仍主要依赖进口。去年5月,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(2016版)》,足够令中国机器人产业惊醒。因为,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仍以中低端产品为主,大多为三轴和四轴机器人,国产六轴工业机器人占比不足10%。

  减速器等机器人核心部件仍在扯这个行业的“后腿”。李谦告诉红星新闻,目前,苏州绿的的产能仅10万余台。同时在建新厂,预计明年投产,会新增50万台的产能。但其日本“冤家”也在扩产,“或会达到120万台左右。”

  不过,在李谦看来,与日本企业相比,“我们走得更加深入。日本推出新品需要两到三年,而我们只需半年。从销量来看,在谐波减速器领域,苏州绿的中国第一,世界第二。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超60%。虽然全球有多家企业同样在生产谐波减速器,但主要用于军品和国家项目,暂时还达不到机器人谐波减速器的要求。”

  回首来时路,李谦若有所思,“最关键的是走了原创的路。”

  他说,“和我们一起做的有十来家,但没有一家能坚持下来。所以,得认准方向,坚持下来。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面部皮肤松弛做什么手术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